白云看起来刚哭过,这老小子肯定刚才对白云毛手毛脚了,难怪她刚惊得叫起来,白云是一个稳重含蓄的女人,一般都不会这么大惊失色的。  于董事搂着白云的肩膀,白云挣脱了几下,没挣开便没再动弹,她可能知道再挣扎也没用,饭碗都在人家手里握着。  我看着白云低垂的脸,心疼得揪心的痛,都是我没有保护好她,今天早上看到了,就觉得奇怪,当时要是问清楚就好了。  也不知道白云有没有被这个老色小子占过便宜,如果真这样,我都想把他那个做坏的东西砍下来。  我正愤愤的想着,两人已经坐上了车,发动起来。我赶忙拦了辆的士车也跟了上去。  看着前方于董事还在白云身上乱摸乱啃,我眼睛直冒金火,这个老小子,我恨得牙痒痒,总有一天让你跪着哭爹喊娘。  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我到咖啡厅的时候只比于董事早了那么一点,眼看着他送白云到了公司楼下,然后我就让的士车停在一侧,一路飞奔的来到了咖啡厅坐下,跑的我气喘吁吁的。  坐定不久,于董事就来了,刚跟美女吃完饭,看起神清气爽的,估计在车上那会也揩了不少油的缘故。  “哎呀,秦老弟啊,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急着找我?我刚正好办点急事,一听是你老弟电话,就赶紧扔下来了!”于董事说话的语气好像给了我天大的恩赐般。  妈的,什么急事,不就是急着想强迫白云就范么?兔子还不吃窝边草,我忘了自己也吃过这棵草了,还不止一次。  “于大哥,您看我真不好意思,多有得罪啊,我有一事请你帮个忙啊”我故意搓着手有点难以启齿般。  于董事见状拍了拍我肩膀,“我们什么关系啊,有话尽管说,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  我跟他关系还真不深,只是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厚待我。我感觉的出来自己在他心目中还是有点作用的,至少目前他还不会拿我开刀,只是不知道他要利用我做什么。  我有把握这次他应该会同意我,于是我装作感恩涕零的样子:“是这样的,我在公司有一个表妹,她身体染了点病,好像是妇科方面的疾病,###出了点问题,长个瘤子,需要动个大手术,她家里情况也不甚太好,您看公司能不能给点报销。”  于董事突然哈哈笑起来:“你就为这事啊?这有什么难的,我跟财务部打个招呼,你去办理就好了!”  我忍不住心里一喜,鱼儿上钩了,于是我赶忙道谢,说改天一定跟表妹请于董事吃饭答谢。  于董事摆了摆手,说不用,末了,喝了一口咖啡,随意一问:“你表妹是谁啊?哪个部门的?”  我赶忙答道,“白云,我的助理,进公司比我早,在公司一直勤恳做事,还算是比较负责的员工。”我说完后,偷偷的看于董事作何反映。  果然,他脸色变得很快,白了又红,红了又紫,终于半响后恢复了本色,一脸的猪肝油。他莫名的叹了口气:“可惜了一个好苗子啊。”语气里满是惋惜,但又好像不相信,“她真是得的###瘤?”  “是的,这事她跟谁都没说,要不是经济困难跟我借钱,我追问之下,她也不会告诉我,这个事情对于女孩子来说是羞于启齿的事,所以,还请您……”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会扯谎了,脸不红心不跳,面部表情也很到位。  于董事若有所失的点了点头,我估计他还是有点不相信,不过他并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他跟白云的关系,所以就这点说,他觉得我没有欺骗他的理由。  我在来咖啡厅的车上已经写好了一封邮件放在草稿箱里,是准备给白云的,把我约于董事在这里谈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她,让她想办法去弄张假的病历单。白云跟于董事分开后,我就从草稿箱里把邮件发了出去,这会白云估计弄假病例去了。  我在心里嘿嘿一笑,为自己的运筹帷幄感到很得意,看着对面的男人一副想吃天鹅肉又吃不到的沮丧心情,别提有多爽了。  跟于董事告别后,我乐滋滋美滋滋的来到了公司继续上班,我正埋头在文件堆里的时候,白云敲门进来。  她脸上的神情轻松多了,面带微笑的看着我。我也深情的凝视着她,突然她反身把门反锁,我心一紧,白云不会是想在办公室把我给办了吧,是想以身相许?  我心里还是挺兴奋的,自从上次见到张小漫跟那个黄色狼的私会后,我就心里一直隐隐的有一股**,也希望能在办公室,光天化日之下跟一个娇美的女人来一场肉搏术。  白云跟我想的一样,她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小披肩,眼神妩媚的看着我,她的小吊带有点碎花,更衬得她白嫩的肌肤雪白似雪。  白云开始脱小吊带,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这种感觉跟直接脱她的衣服不一样,只觉得心里有一万只蚂蚁在挠着,心里痒的要命,偏又不想阻止。  慢慢的吊带脱了,下身的裙子也脱了,白云只穿着一套黑色的内衣内裤站在我面前,她丰满的胸部很惹火的跟我招手。我再也忍不住,也无须再忍,这个女人今天是我的了。  经过这一次,我想我跟白云的关系更加说不清楚了,本来已经两清了的事情,经过于董事的的搅局,让我们又恢复到了从前的甜蜜,我憧憬着有一天三女共侍一夫的情景,等张小漫回来后,或许可以考虑四女共侍一夫,我有点邪恶的心里想着。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怀念张小漫的过往成了我的一种习惯,我想念她,疯狂的想念她火热的身体,她的轻声细语还有她做好饭菜等我下班的情景。  我觉得自己算是个恋家的好男人,如果张小漫现在回来了,我想我一定会好好的加倍呵护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只是,我没有想到,张小漫真的回来了,而且回来后一跃成了我的上司,龙华集团的董事长。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因为一些小误会,居然形同陌路,彼此为仇。  张小漫回来了,我正陪杨微在菜市场买菜的时候,小浪打电话告诉我的。我怔立了许久后才想起来要做什么。  杨微也听到了我讲电话,她沉默不语许久,然后终于微微了叹了口气:“你去吧,我没事,我做饭等倩倩回来吃,你有事就不要过来了!”多么体贴的女人啊,我身边的女人怎么都这么好一个呢。  “小漫这次回来,公司估计要有大变动了!”杨微突然若有所思的说。  大变动?张小漫人微言轻能有什么变动,就算她是董事长的亲生女儿又如何?杨微不照样被踢出来了么?  我这么想着,杨微突然拉住我的手:“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一定要原谅我,好不好?”  看着她严肃的表情,是我见过前所未有的严肃,我隐隐的觉得她有事情瞒着我。可杨微说完之后,就不再看我,而是装作低头去择菜。  我陪杨微回家后,便赶忙打了辆的士车一路分奔赶回自己租住的房子。  看到张小漫的刹那间,我的心猛然一震,差不多一年多了,小漫,你还好么?我用眼神无言的跟张小漫相对,她的眼泪很快涌了出来,扑过来跟我牢牢的抱在一块。  这晚,我请小漫和小浪姐弟两去外面吃了一顿大餐,小浪特别的高兴,他最亲爱的姐姐回来,而我也陪着他们。小孩子的心是最容易知足的,要是多有人都这样容易满足,该有多好,我禁不住想。  小漫比以前要瘦些,但我总感觉她胸部却比以前更丰满了,即使穿着有领子的衣服也遮盖不住,这点认知让我更加的热血澎湃啊。  好不容易吃完了晚餐,又哄了小浪去休息后,后面的时间就是我跟小漫的了,我得意的想着。  小漫拉着我的手,走进屋里,转身坐在床沿上,示意让我站在她的面前,我正觉得不解之际,难道这女人在外头学了什么新花样不成?我兴奋的想着,但又心里很不舒服,她是不是跟别的男人实验过?  第二天一早醒来,张小漫已经不见踪影,我正觉得奇怪,小浪跟我说姐姐上班去了。上班?张小漫找到新的工作了?她之前在龙华集团的工作人事部早当自离处理了。  我很快也整装出发去公司,在公司门口撞到了二股东,鉴于昨天的事情,我领先跟他点头打招呼,他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只是闷闷的应了一声。  肯定是**没解决,心里憋着一把火呢,我暗暗笑道,然后吹了声口哨进了公司。屁股还没坐稳,就被通知去召开公司高层人员会议,丫的,又有什么大事发生了?这个二股东整天有事没事折腾个没完。  我到了会议室的时候,正首的主位一如既往的空在那里,因为公司一直没选出新任董事长。二股东脸色阴沉的坐在下首第一座位上,对面坐着杨倩,我看了她一眼,她也很快含笑扫了我一眼。  丫的弄的我心噗通跳个不停,我走到二股东边上坐下,我对面是张一顺,接着其他人员都一次就坐。  我以为二股东又要发表长篇大论,正准备在纸上再画几只动物来玩时,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先是董事长秘书走了进来,接着,张小漫走了进来?  天,这是怎么回事?张小漫穿着一身的职业套装,平日里长长的卷发都卷起来在头顶上,整个人显得干练而果断。她的神色也变了,仿佛很高傲自持,一脸的高贵。  接下来的事情更是让我大跌眼镜。  董事长秘书出具了董事长生前留下的遗嘱:让位给张小漫继承,把名下财产的百分之八十留给张小漫,还道出张小漫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更名杨小漫。所以张小漫哦不对,现在是杨小漫,理所当然的成了龙华集团的第一大股东,龙华的新任董事长。  我还处于震惊中,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难道自从那次从云南回来,杨董事长就作了这个决定,让杨小漫继承他的衣钵?那她这段日子消失不见也是因为这件事么?我满腹疑团,可杨小漫昨晚什么都没跟我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