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漫也是一个精明的女人,在外打拼这么多年,管理公司自有一套方法。她作了一些人事方面的变动,把杨微调回来继续任总经理,杨倩负责市场推销的总监,张一顺则还是企划部总监,至于我,杨小漫从始至终都没提起。  我很郁闷,怎么就对我一个人不同呢,连杨倩都提到了,她素日不是最讨厌杨倩的么?至于二股东,杨小漫取缔了他在公司的实权,只是参与分红,这个决定是我最赞同的,所以也就把之前的小小不满忘记了。  我最高兴的一件事是杨微终于又可以回来上班了,虽然我不知道杨小漫是出于什么心态让杨微回来的。但整日里看着杨微在家里闷闷不乐,我也很难过,这下终于算是得偿所愿了。  下班后,我急忙往公司门口冲去,急着想赶快回家找杨小漫问清楚一些事,公司里人太多,她又刚上任,不太方便,毕竟我们的关系到目前为止还是保密的。  谁知刚到公司门口,就撞到了于董事,他非要拉着我一起去喝酒,我知道他心里苦闷,可我心里正乐得慌,我是没心情喝酒的。最后他说送我回家,路上顺便聊聊,我就同意了。  于董事看来是气的不清,一直在说杨董事长的不是,说自己多么辛苦为他打江山,到头来让一个来历不明的黄毛丫头坐了位子,很不心甘。  我百无聊赖的听着,归心似箭,就在这个时候,于董事突然像发疯了一般,把车踩到高速档,然后直直的向一个前面一辆宝马车冲去,我认出来了,这不是杨董事长惯坐的那辆车么?我心一惊,现在这上面肯定坐的是杨小漫,于董事这样摆明是想她死啊。  我赶忙用手去抢方向盘,想扭转方向,可已经有点晚了。车头还是不可避免的撞上了对方的车尾部,但由于我横里插入一脚,致使车的力道减弱不少,所以双方都无甚大碍,我头部磕破了点皮,于董事则被安全气囊包在里面,没点事情。  我恨恨的刮了他一眼,然后打开车门赶紧去看杨小漫如何。  杨小漫的车也开了安全气囊,不过她还是稍微受了点伤,脸擦伤了一块。她见到是我,感到很意外,又看看后面的车,看到了阴沉着脸的于董事,便什么都明白了。  杨小漫的脸也阴沉了下来,然后一言不发,启动宝马飞驰而去。我呆呆的站着良久,我知道她误会我跟于董事一起谋害她,哎。  杨小漫离去后,我跟于董事不快的告别,并不打算马上回去,我深知这个时候的杨小漫正在气头上,我此时回去,刚好把气都洒在我身上,还是明哲保身要紧。  我漫步在大街上,身边三三两两的情侣搂着走过,彼此的亲热和关切看在眼里,我感觉真是羡慕啊,特别是一个人在这个并不热闹的大街上走着的时候。  在无聊的逛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我终于决定还是回家,头一伸,就一刀,没什么大不了了,希望杨小漫已经气消了。  我走进家门的时候,小浪在客厅看书,他朝我嘘了一声,然后紧张兮兮的看了我的卧室一眼,说:“秦哥哥,刚姐姐回来把房门甩的很响哦,而且我都听到里面有很大的哭声,哭了很久呢,你欺负姐姐了是不是?”  我只有苦笑,这都是误会啊,我跟小浪说不清,只说我会跟他姐姐解释清楚的,让他先去睡。  我到了卧室门前,鼓起勇气敲了下门,可是里面没有一点动静,我试着扭动门把手,里面居然反锁了。不至于这么绝情吧,我今晚睡哪里啊?我真的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了。  “小漫,你先让我进来,进来我们再说好么?”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小漫,我知道是我错了,对不起你,可那都是误会啊,我碰巧坐在于董事车上,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小漫?”  “你再不理我,我,我就走了啊。”  等了许久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莫非小漫睡着了?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杨微的电话打过来:“喂,我换灯泡的时候摔了脚了,现在坐在地上,好痛。”杨微的声音可怜兮兮的传来。  “啊,严不严重,那我马上就来,你别乱动啊,等我来听到没?”我赶忙挂断电话就往外冲,也来不及跟小漫说一声。  我出门就打了辆的士,快速往杨微住的地方驶去。  由于我一心急着去看杨微出什么事了,所以没有注意到后方有一辆车始终不紧不慢的跟着我。  到了杨微家里,杨微正半坐在地上,手扶着脚踝,痛的直叫唤,看到我来了,她很高兴的想站起来,接着又支撑不住的坐了下去。  我急忙过去,扶起她,然后小心的抚摸着她的脚踝,看来是扭到了,还是得送诊所去看看。  我打横抱起杨微,向楼下走去,的士车停在外面,杨微担心的看着我,我亲了亲她的脸,示意她没事,看过医生就就好了。  这样来回折腾了差不多三四个小时,总算是给杨微看过医生,然后送她到住的地方躺下来,我不放心她的脚,于是便守在她身旁。杨倩也不知道去哪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打她手机也没人接。  我也有点担心杨倩,杨微安慰我说,“她经常这样的,一般都是很晚回来,有时候不回家,就睡在朋友家里,”  杨倩睡朋友家里?她哪个朋友?男的女的?男女同睡一屋,天知道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我心里不舒服的想着。  我没有再问杨微,突然想起今晚不回去要照顾杨微,锝打个电话跟杨小漫说一下,免得她担心。接着又想起她晚上误会我跟于董事一伙的,现在还生我气,她会担心我么?她这么不信任我,我也有点生气了。  还有昨晚她什么都没有跟我说,她到底瞒着我什么吗?  杨微一整晚也若有所思,好像很多心事,我对女人的心是猜不透的,也不想去猜,她们自己想说了,自然就会跟我说的。  杨微睡的并不好,梦里在不停的说着梦话,“不要怪我,不要,不要过来,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你原谅我吧”  杨微怎么了?难道有人相害她?还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我故意有意试探杨微的口风:“你昨晚睡的不好么?一整晚都在说梦话。”  “啊,我说什么了么?你听见我说什么了?”杨微的语气突然变得急切起来。  我微微一笑,表示没什么,就是无意义的一些呓语而已。杨微听了仿佛放下了一颗心,然后也笑了笑。  上午上班的时候,杨小漫突然打电话给我约我在外面见面,说是有要事跟我说。我想回家再谈,她却说必须今天说清楚,很重要。  我到了地方的时候,杨小漫正望着远处的大海默默的沉思着,她今天穿着一件格子风衣,一条长长的米白羊毛围巾随意的披在脖子上,看起来特别的飘逸和女人味。  我的心禁不住又震了一下,看到我过去,杨小漫微微的看另外我一眼,然后说,“我们分手吧”  这几个彻底的把我给击倒了,我们分别了一年多,才相逢就说分手?是因为昨晚的误会?还是她心里已经有了别人,我倒觉得是后者。  杨小漫这次回来,我感觉她跟以前不一样了,很多时候都在想心事,心不在焉的。就连那晚她跟我亲密过后,都跑到洗手间里去打电话,虽然说的很小声,但我却耳尖的听到她说“宝贝,晚安”。  她叫谁宝贝?她失踪的这段日子里,真的爱上了别的男人,想到这里,我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情绪也开始高昂起来。  “为什么分手?”我也显得很冷静。  “没什么,我们不合适在一起。”  “不合适?”我冷冷的一笑,是啊,不合适,“的确不怎么合适了,您现在的身份是龙华集团的董事长,权利大上天,我算什么,人微言轻的小职员,您当然看不上我了,是么?杨董事长。”  杨小漫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她恨恨的看了我一眼:“随便你怎么说,我坚持分手。”  “分手可以啊,你给我个理由,你是有别的男人了吧?你这个贱女人。”我突然控制不住的突然朝她大骂起来,我用了我平生学会的最难听的词汇来骂她,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大概就是这样的。  杨小漫突然甩手给了我一巴掌:“你有什么资格侮辱我,你是最没有资格这样骂我的人。”  “我为了你,被杨微那###关了大半年,要不是后来杨董事长也就是我爸找到我,我还有命活么?可那个时候你在哪里?你早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与别的女人一起逍遥快活去了,你配这么说我么?”  我脑袋里仿佛浆糊一样,一团乱糟糟,杨微为什么要囚禁杨小漫呢?她那个时候几乎都不认识她啊,她们之间难道早就有过节么?  “昨晚,你也是跟那个贱女人在一起吧?你爱她么?还是迷恋她的身体?你这种臭男人有什么资格来侮辱我?如果我不是念在旧情,我还会让你继续在我身边出现么?你还能留在龙华集团继续当你的总监么?你现在居然来骂我,我们算是彻底的完了。”  “还有,让你的于董事小心点,昨晚的撞车事件看在你面上我不与他计较,如果有第二次,我一定他吃不了兜着走,我说到做到,你也是,不要再烦我。”杨小漫抹了一把脸,然后缓缓的看了我一眼,终于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还是反应不过来,我知道杨小漫说的都是事实,可我也感觉整件事越来越复杂了,一个谜团接着一个,让我理不清头绪。  如果说杨小漫这么恨杨微,那为何又帮她恢复总经理的位置?为何被杨董事长解救出来后,又不高发她?为何知道杨董事长逝世才出现呢?  会不会是杨董事长恳求杨小漫不要为难杨微,都是他自己的亲生女儿,牺牲了哪一个他都会伤心的,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杨小漫重新恢复杨微的职位了。  想起杨小漫临走时看我的眼神,里面的冰冷彻骨让我禁不住打了几个寒颤。我跟这个女人可能这辈子都有缘无份了,她恨我太深,我们也误会太深,而且她已经有了宝贝了,她也不需要我了,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揪心的痛,痛的我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