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该拿杨微怎么办呢?  思考了几天,最终还是决定去找杨微问个清楚,如果她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想我也不会再理她,毕竟我和杨小漫之所以分开,她也起了绝大部分的作用。  杨微仿佛预料到我会来找她,她静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洁净的小脸上满是伤痛的痕迹,身子挺的很直的坐着。我看着她,突然就有了一种很心痛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来了!”杨微朝我微微的一笑。  我点了点头,在她身边坐下来。“你都知道了吧?”杨微微仰起脸来问我。我又点了点头,等着她的回复。  “很奇怪吧,我跟杨小漫并不相识,却跟一个陌生人女人犯气囚禁了她整整半年有余,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杨微的思绪仿佛飘得很远,若有所失的叹息道。  “最初开始,我只是想让自己冷静几天,也让她冷静几天,我希望能想出一个好的办法来解决这团矛盾。爸爸每天拿着相框一看就是半天,妈妈还在世的时候两人就因为相框中照片上的女人一直吵闹不休,妈妈好几次还哭的肝肠寸断,我那个时候只是不理解。”  “知道几年前,妈妈去世前,求爸爸不要丢下我和倩倩不顾,即使将来真的认回了那个女人,她可以把自己的地位给她,但只求不要丢弃我们姐妹。我才知道原来在爸爸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杨小漫的妈妈。”  “我开始暗暗的调查这个女人的所有背景,终于被我知道了她早已离世,还有一个女儿在人世,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后,知道杨小漫就是这个女人的女儿,于是我便下定了决心一定不能让她见到爸爸,我不想失去爸爸。”  杨微停顿了下,然后看了看我,眼神很依恋,接着说:“在调查中,我知道了杨小漫跟你在同居,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刚开始我很伤心,故意冷淡你,不去像你,但后来我奇怪你为什么不在公司公开你们的关系。我想你可能还没那么爱她,所以我觉得自己还是有希望,只要把你们分开,时间久了,你自然就会忘记她。”  听完这一切,我全明白了,杨微没有错,杨小漫也没有错,杨董事长为情所困才酿成这么多的悲剧。至于我,我完全不知道刚开始杨微就喜欢我,我还以为她只是看我落魄可怜稍微伸出援手而已。  我还能怪杨微么?她是因为爱我才伤害了杨小漫,杨小漫也是因为爱我才被困半年多。  “那后来的半年杨小漫在哪里呢?杨董事长不是把她解救出来了么?”我对这点一直存有疑问。  “她被我爸爸送往国外学习管理学课程,我爸爸一早就想培养她做接班人。”杨微淡淡的说,对这一点她丝毫不在意。  “那你一早就知道杨小漫要回来公司的?你知道你爸爸立遗嘱的事?”  “我知道她会回公司,但我不知道爸爸真的把自己的所有家当都给了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年的女儿,真讽刺啊,我和倩倩从小到大陪在他身边,都抵不过那个女人生的女儿。”杨微忽然苍凉的笑起来。  我看了心里也不好受:“杨董事长是因为亏欠了杨小漫妈妈一辈子,所以才,你别放在心上,你想想,杨小漫从小没有父爱,至少你和杨倩还能呆在爸爸身边享受天伦之乐,对么?”  杨微听到我的话,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去。  “杨小漫离去前身体有恙,你知道么?”杨微突然抬起头来看我。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没听说过她哪里不好啊,我觉得奇怪,怎么杨微这样问我呢?  “哦,没有就算了,我也只是随便问问。”杨微掠了下头发,“你恨我么?”  我没有作声,恨是有的,但心痛也有,我没办法这么快就忘记她所做的事情,我需要时间来缓和内心的痛楚。我让她好好休息,昨天的脚伤都还没好完全,不要四处乱动,然后便离开了。  杨微伸出手来想挽留我,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缩了回去。  刚出杨微家门口,就看到了杨倩,这个谜一样的女人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很难见到她人影。她看到我有点意味,然后拉着我去酒吧喝酒,我也正有点郁闷,就没拒绝。  酒吧任何时候来都是人山人海,噪杂的吵闹,很high的音乐,无数的红男绿女在舞池中央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尽情的发泄自己的**。  我们找了个卡座坐下,然后杨倩说要跟我跳舞,我也没拒绝。  杨倩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很浓郁的香味,很容易引诱男人犯罪的香。我搂着杨倩的腰,我们没有跳劲舞,而是互搂着慢慢的在舞池中间滑动。  周围人群攘攘,我们都没有在意,只是沉浸在这个热闹的气氛里,感觉一切都那么踏实。  “你爱我么?”杨倩突然在我耳边呢喃,她温热的气息呼在我的耳朵上,让我有点痒痒麻麻的感觉。  我点了点头,她笑了,然后又问:“你爱我妹妹么?”我又点了点头,我发现最近只会点头了,很多话都没必要说出来。  杨倩又笑了,而后突然叹了一口气:“你真不应该那样对我妹”。  我一惊,原来她在门口一切都听到了,我没有说话。  “她跟我一样可怜,我们的妈妈并不喜欢我们,整日跟着爸爸勾心斗角,没有心思在我们姐妹身上。妈妈去世后,爸爸把全部的爱给了妹妹,对我确实不冷不热,我也习惯了。”  杨倩的口吻没有丝毫的伤心语气,很平静。  “但妹妹对你确实感情很深,她那么做都是因为你,你还怪她么?她为了你,差点跟爸爸闹翻,爸爸原本是想她能与开元企业的少东结合的,她几乎三天没吃东西绝食抗议,好不容易爸爸才同意接纳你,不让她嫁给别人。”  “这段日子,杨小漫回来后,她一直都睡不踏实,每天晚上做恶梦,梦里都是你跟她生气不理她,妹妹其实心里很难过。”  我当然知道,只是我心里真的需要时间来平复。我没吭声,在杨倩的头发上亲了一下,感谢她这么坦诚的跟我谈,  我发现杨小漫不见了,连带着张小浪也走了,她非要闹得这么彻底么?我早已把张小浪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般看待,突然看不到他,我仿佛六神无主。  往日热闹的房间里,如今已是人去楼空,我叹息了一声。张小漫如今变身有钱人,又有权又有钱,我何必担心她呢,小浪跟着她也会享福的。  杨小漫把自己的所有行李都带走了,小浪的衣服也是一件不留,我看着诺大的空间实在呆不住,就走到了街上,漫无目的的飘荡着。  张一顺打电话来说自己被几个小痞子欺负了,让我去救他一命。我信以为真,急匆匆的跑过去一看,这小子哪里是被人欺负,正左拥右抱不亦乐乎呢。  张一顺,余静,还有三个不知名的美女,几个人正热闹的烧烤鸡翅膀。亏得我是一路打的士飞奔过来,气都没敢喘一声,看着二男得意的表情,我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两勾拳,很快他们也回击,于是烧烤大宴眼看着就要变成激斗大会了。  这时,旁边那个身穿牛仔裤和休闲衣,扎着一条马尾辫的女孩子站起来。朝我们走过来的同时,一挥手,一踢腿,把我们三全部踢趴下,我都看呆了,这才是真的武术啊,崇拜啊。  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孩子叫王敏,标准的90年后,天,比我可整整的小了十岁啊,就这么栽在一个黄毛丫头手里,以后还有我混的地么?  我很不甘心,所以言语间故意刺激她,她倒不跟我介意,小小年纪城府挺深,就是不知道什么来头。  张一顺大概看出我对这个女孩子有点意思,所以凑过来小声的说:“这个你可看牢了,海滨副市长的千金啊。”  啊,这么大来头,我的心情更复杂了,怎么现在每个女人都骑在我头上。先是杨微成了我的债主,杨倩做了我的领头上司,现在也只是勉强平起平坐。  杨小漫就不用说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大人物了,就连这个黄毛丫头都是千金大小姐,而且还武艺非凡,我彻底的无语了。  天啊,太不公平了。  张一顺和余静看着我这怂样,开始不可遏止的发出狂笑声,奶奶的,明儿个也让你尝尝被女人骑在头上拉屎拉尿的滋味,看你们是不是还笑的出来。  没有想到一次与滨海市副市长的相逢让我尝到了罂粟般的感觉,还差点让我再次蹲监狱。  第二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有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我犹豫了一下,以为是**彩之类的广告电话,就没接。没想到这个人还真不死心,连着打了二遍,我只好无奈的拿起了电话。  “喂,秦天穷,我是王敏,你有空么?现在出来一趟。”对方的语气在那边听着有点着急促,王敏?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时候冒出这号人物。  “昨晚我们一起吃烧烤来着,这么快就忘性了?现在出来一下,我有急事找你帮忙,快点啊,在钟怀璐一号街。”王敏的语气又急又气,急的仿佛真的遇到什么事情般,气我居然忘记了她是谁。  我懵了,我什么时候跟她这么熟了啊?她肯定是从张一顺那要了我电话,可为什么就偏偏打给我啊。有事情也应该找张一顺帮忙啊,我奇怪的想,不过嘴上可没闲着。  “哪敢忘记你啊,你可是一代侠女,在下佩服的很啊。”我也笑着调和下气氛。  “不要说废话了,你来不来啊。”还真跟我急了。  “我一定快马加鞭赶来,可以了吧,姑奶奶。”我手头还有几个文件要看,可为了美女,赴汤蹈火一回吧。  我的车牌还没考,便想找张一顺搭回顺风车,谁知道这小子不知道跑哪里风流快活去了,最近也很少看到他人影。  公司的车一向都是紧缺的,大部分的高层人员都是有驾驶执照的,人手一辆车那是必须的,只有我,哎,没办法,只好又打的士车飞快的赶去,我都在想要不干脆以后包辆的士车供自己使唤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