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出声惊扰她,轻轻的帮她披上了一件外套在肩上,把台灯的光调暗点,然后关上办公室的门出去了。我没想自己这一下,已经早把杨微弄醒了,只是她不愿现在见我,所以装睡。我出去后,她便也起身拿着包跟出来。  我来到外头,天已经很黑了。公司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奔驰,在公司门口路灯的照耀下特别的鲜艳耀眼。王敏正坐在车子上朝我招手,我这才想起她上午给我来过电话,说下班后见面的。  我暗自懊悔自己忘了这茬了,还不知道大小姐怎么惩罚我。于是快步走向前去,王敏已经走下车来,冲着我迎面就是一阵掌风,我堪堪避过,又是一个扫堂腿,我再一次敏捷的闪过。  汗滴滴,敢情小妮子拿我当沙包来练习啊。几个回合下来,我已感觉渐败下风,于是耍赖绕到她身后,用两个胳臂搂住她的上半身,她果然动弹不得,只是气急败坏的叫着。  我是总后面往前环抱住王敏的身体的,正面看可见她怒斥的眼神和我的得意神情。但从后面看,则是我亲密的搂住爱人诉说衷情的模样。  这一幕落在了随后跟出来的杨微眼里,显得特别的讽刺,她看了一会,便默默的转身朝来路返回去。我当然是不知道她跟出来了,还在跟王敏缠斗呢。  上车后,好不容易哄住了王敏,问她带我去什么地方,她绝口不提,只是神秘的一笑。  等车停住的时候,我确实是大吃了一惊,丫的,擂台?这里据说是进行格斗的场所,有职业的,非职业的,有为钱而来,也有一时兴起。  我不清楚王敏到底是为何而来,但看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倒多半是为了后者。看着她在前面轻车熟路的引导我,汗,她应该对这里是非常熟悉了,我也亦步亦趋的跟着。  好不容易到了一间更衣室,王敏给我对过来一套格斗服装,然后兴奋异常的跟我说:“赶紧换上,咱们瞧瞧去。”我其实没多大兴趣,但是架不住她盛意拳拳,于是只好换上衣服,跟着她出去。  外面喊声震地,端的是气氛热烈,有叫好声,也有嘘嘘声,各为自主。我悄悄的问王敏:“我们这是要干嘛?你怎么带我到这来,我以前从来没来过。”  王敏此时也换了身格斗衣服,头发也用矮帽盖住,真正的男儿模样。她神秘的一笑道:“正是因为你没来过,所以带你出来见识,我刚刚已经报名了,呆会就是我上场了,你好好看着,看我精彩表现啊。”  什么?王敏是来真格的了?还报名要上场比赛?这可如何是好,天啦,万一有个闪失,我改怎么办?就知道跟这个小祖宗在一起是要冒风险的,我应该避之唯恐不及才对啊。  上次的事情才刚刚了结,我都差点吃牢饭,这会她倒有兴致在这里与人格斗了。  我这么想着,那厢小妮子已经在活动筋骨准备上场比赛了。  “下一组,王城对徐金!”我正在心急如焚的走老走去没有听到叫王敏的名字,故也没有反应。可等我一转过身,“秦哥哥,看我的!”小妮子已经飞掠上擂台了。  汗滴滴,这丫头脸名字都已经改了,估计也是担心人家认出她是谁吧。  我暗自摇了摇头,看着擂台上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身影,这正负差距也未免太悬殊了吧?高的是又壮实又凶猛,像一座山塔似的立在那里,正是王敏的对家徐金;矮的自然是王敏,在徐金面前显得又瘦小又没分量。  周围的人都发出嘘嘘声,纷纷买徐金胜。我暗暗为王敏捏了把汗,这一下,莫不是要把骨头都给捏碎了?  “这个实力悬殊太大了,你看这个徐金人高马大的像座大山一样,对面的王城一拳都不够打的,这,这也太糊弄人了吧?”  “是啊,莫不是哪个有钱人故意设的这个局让大家上当吧,先让我们买徐金胜,结果最后故意输给徐金?”  “是啊,有可能呢,那我看还是买徐金胜好了!”  “不会吧,这里可是全市最大的擂台,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的作假的,大家还是不要妄自猜测了!”  “是啊,是啊,还是看一会再说。”  周围的人群在纷纷的议论,他们议论这会擂台上已经开始打起来了。之间徐金先发制人,一个大鹏展翅猛地扑将过去,大家看的心弦都提起来了。  这个时候王敏一个低头微微躲过,别看王敏在徐金面前显得个子矮小,可个子矮小也是有优势的。徐金显得有些笨重,王敏则灵敏的多,只守不攻,很快几十个回合下来,对方就气喘吁吁,出击的动作缓慢下来许多。  就在大家以为王敏已经节节败退,溃不成军的时候,突然王敏一个扫堂腿很迅猛的打在徐金的腿关节处,徐金一个踉跄,但到底是身体比较庞大,晃了晃,终究是站稳了。  我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就看王敏快跑起步,然后猛地跳跃起来,接着连着两腿踢出,借着飞跑的力量硬是把二百多斤的硬汉给踢出了擂台,王敏胜利了。  围观的人群有欢呼跳跃的,是买王城赢的人;也有失败垂头丧气说庄家作弊的,是买徐金胜的人。我心里也是大大的吐了口气,真恨不得现在就拉着王敏离开这是非之地,今夜总觉得有事发生,我的第六感一向很灵的。  就在王敏赢得了二个回合的金牌奖后,突然有几个黑衣人出来把我们叫了进去,我突然感到被人强烈注视的感觉,猛的转过头,却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的人影匆匆离去,渐渐消失在人海中。  我没心思多想,在进去前悄悄按响了张一顺的手机电话,揣在裤兜里。  果然里面阵状吓人,两排黑衣人整齐的并列站着,面对着我们的首座是一位中年男人,两条黑粗的眉毛直入两鬓,显得阴险凶残。王敏尚未觉得有何凶险之处,还沉浸在刚刚的喜悦之中。  王敏进来前告诉我,她已经关注这个擂台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把我赢所以没有上去真枪明刀的跟人打,这次把我拉上也是为了给她壮胆,没想居然一举成名了。  我是哭笑不得,这个小妮子以为这是在学校呢,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太天真了。这个本身就是鱼龙混杂的场所,你这样一个外人进到这里连着打败了两届的金奖得主,能顺利的离开么?  我心里非常的忐忑不安,悄悄的握了握裤兜里的手机,幸好张一顺没挂断电话,幸好和他之间至少还有这点默契。  “欢迎两位啊,两位的到来可是令我这里蓬荜生辉!”座首的男人站起来,声若洪钟的大笑道。  王敏也笑起来,神情很是得意,我连哭的心也有了,以为人家赞你几句,就是真赞你啊,小丫头片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等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位大哥,好说好说,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啊?”王敏还挺有礼貌。  “我姓龙,你可以叫我龙哥,这里人都这么叫我。”姓龙的这人到底打着什么主意呢?一开始对我们客客气气的,绝对有目的,我丝毫不敢放松的盯着他。  “龙哥,不知道您找我们来是为了什么呢?我们初次到祥龙擂台,这个海滨市第一大擂台,我们一直仰慕着,今天终于来见识下,还请多多赐教。”我故意把地名大声的说出来,也是想让那边的张一顺听清楚。  “呵呵,找你们来当然是好事,就是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兴趣了。”果然是又目的的,瞧他说的时候那奸险的神情,绝对不是好事,至少不是正当的合法的事情。  “您请说说看,我们听听再作打算。”我装作思考后说,其实我是在拖延时间,想让张一顺能尽快找到人来救我们。王敏可能也意识到情况不对,静静的靠近我,也不说话了。  “相信两位已经有所耳闻了,我们这里的金牌擂主是可以不限资格的,败过也可以重新再来,我们坐庄,下面的人来下注,我们的目的是赚钱,下面的人是寻乐子,所以我们各取所需。”龙哥停顿了下,看了看我们的反应。  我心里已经大概明白什么事情了,只在心里快速的作着打算,希望能尽快想哥脱身之法。暂时答应他们,应该不行,一旦答应如果之后再反悔,估计这辈子都会被他们这些人给缠上。  如果不答应,此时恐怕很难脱离这个地方,说不定有性命之忧,我该怎么办?如果是我一个人还好,王敏是个女孩子,一旦被他们发现,后果……不敢设想。  “如果两位愿意留下来做我们拟定的擂主,下面的人下的赌注我们可以分成取得,当然前提是必须要绝对的保守秘密,做我们这行的相信两位都知道,那可是在刀尖上讨生活,有今天没明天的,所以能多拿点钱那是保障,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我们也都是拿命在博,两位明白么?”龙哥说完看着我和王敏。  王敏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她这么小年纪自然体会不到这个社会最底层的黑暗。其实我本来离这个世界也是遥遥不可及的,但现在既然趟了这趟浑水,就绝决不可能安然身退。  我故意大声的说道:“如果我们不答应龙哥的要求,你们会怎么对付我们?”  龙哥听了哈哈大笑起来:“怎么二位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么?你们觉得有商量余地么?”  我的心猛地往下一沉,身旁的王敏靠近我的身体也在瑟瑟的发抖,我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然后笑着对龙哥说:“可以容我们商量一点时间么?”  龙哥点了点头,示意手下带我们去隔壁房间,什么时候商量好了,就带我们过来见他。  我们到了隔壁房间后,王敏吓得大声哭起来:“怎么办,秦哥哥,我们该怎么办?是我害了你,我不该带你来这种地方,我原本是图新奇所以来看看的,没想到他们,他们在做犯法的勾当……”  我心里其实也紧张的要命,第一遇到这样的真正黑社会的大哥,而且又是性命攸关的事情,我想换作任何人都不会还能镇定自若的谈笑风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