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里间,到处都是漆黑一遍,一个人影都没有。余婷紧紧的尾随着我,直至后来她的身体几乎是贴在我身上,如果不是昨晚已经狠狠的泄了一把火,估计此时我早霸王硬上弓了。哎,原来不是每个女人都懂得保护自己的。  余婷显然不知道我的邪恶心思,她正一个劲的四处张望,希望可以帮我找到蛛丝马迹。我们各自带了手电筒,于是便在办公室四处搜寻起来,我翻查了一些书籍和账本,发现一切都很正常,没有看到熟悉的人名。  我继续往里摸索,突然摸到了一个铁盒子,正欲打开,却发现上面上了一把小锁。奶奶的,什么贵重物品,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看来要找个什么硬点的东西敲开再说了。  就在此时,我听到有一阵脚步声朝这边走来,我赶忙拉着余婷钻进了书柜旁边的说桌下面。余婷正欲发问,我赶忙捂住了她的小嘴,示意她不要出声。  过了一分多钟,我看到并排的四条腿迈了进来,仿佛是一高一矮两个男人,只是看不甚清楚穿的什么颜色衣服。  “你说,这次龙一被抓,这里还能再用么?干脆一把火烧了得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悄声说道。  另一男人沉吟了许久,终于下了决定,“烧掉,不留一丝痕迹,要做成意外失火的样子,另外派个人去监狱里找龙一谈谈,看是不是有露了什么东西,一并毁了去,他承担了全部罪责,我们会抚恤他的家人,让他放心。”  这个男人的冷血让我不寒而栗,还有这个声音,我听着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只是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知道了,那于……”中年男人还想说点什么。  “这里不适合多说,先按我说的做,就这样。”有点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然后说完后,率先走了出去。  于?到底说的什么意思?我百思不得其解,旁边的余婷此时倒安静下来,静静的依偎在我的身旁,默默的看着我。  经过擂台的事件后,我隐隐的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阴谋。我想到了那个铁盒子,于是回到家后,急忙找了个锤子敲开了,里面满满的都是一些单据,人名。我仔细的查看了,原来都是龙一收买的一些人的姓名和金钱数字。  我准备把这些交给警察,这些数据对我来说没什么帮助,我继续仔细查看下去。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卡片,卡片上有一个用电脑打印出来的十一位数字,我研究了一会,确定是一个以182开头的电话号码。  我拿起手机想拨过去,又觉得不妥,还是不能暴露身份,于是我跑到外面公用电话亭,投了个硬币,然后拨了过去。我还按了免提键,给手机录音功能也开着,准备好这一切,我心紧张的都提到嗓子眼了,这可都是侦探的功夫啊。  “喂?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电话那端想起一个深沉的声音。奶奶的,我可不能出声啊,说不定人家两人都已经是老相识了。可此时的情况又不容我不出声,万一对方挂了电话,我不是白忙乎了,连声音都还没听清楚呢。  我灵机一动道:“先生,您这里是罗湖街么?您叫了我店里的外卖,可是具体地址我给忘记了,您能再说一次么?”  “外卖?我这里不是罗湖街,你打错电话了,就这样。”对方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跟此人通话过程中,我感觉到无比的压抑,却不知道是为什么,只觉得神经都绷紧了起来。  我有些不死心,又再次拨过去,却发现此电话已经关机了,我有预感,这个电话以后都不会再开机了,大概对方已经觉察出不对劲了。这说不定是一个秘密电话,只限于一两人知道的,所以我这么拨过去,难怪对方会起疑心。  现在该怎么办?这条线索又断了,铁盒子里都被我翻遍了,也没再发现什么有利的证据。我想到了余婷,便把这个电话报给了她,请她帮忙查一下,是否登记了身份证姓名和住址什么的。  我是抱了一线希望的,只是现在办卡很多时候都是不需要出示身份证的,就是逃窜犯只要有钱也能人手一卡。余婷答应马上就帮我去查,然后还顺便说,明天有时间见个面,见面再聊,我想了下,答应了。  对于余婷的态度我一直都是不明朗的,连我自己也想不清。这样一个有家世有背景又女人的美人,我不是不动心,可其中的层层关系剖析开来,我又对她一直有所顾忌。  余婷不是我惹得起的,还有一个丁亮,这老小子现在可是把我当兄弟在对待,我怎能辜负他呢。我这人可是最重兄弟情义的,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兄弟的事情,可我没想到,这个万不得已的时刻会来的这么快。  张一顺来找我,说有人向他投诉受到不公平对待,我觉得好笑,一定是王敏这小妮子去他那告状了。最近一直忙于杨微跟我说的事情,所以她打电话约我出去都没时间见面就推脱了。  我是拿王敏当妹妹在看待,可是她是什么心态却不得而知了。张一顺让我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好歹看他面子上去应付下,还说已经帮我约好了王敏在电影院见面,让我务必要去,否则他就会死在王敏手里饿了。  这小子,我好奇他跟王敏的关系,他怎么这么怕她?张一顺告诉我他是王敏家的常客,他爸爸在王敏爸爸手底下当差,两家关系一直很要好。  看不出来张一顺也是个公子哥啊,在政府部门做官的,哪家子女不是养尊处优的,可从张一顺身上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公子哥儿的习气。反倒是他对工作的专注和认真吸引了我,我们脾性相投,因此才能做好哥们。  我决定接受张一顺的安排,与王敏见面,这次彻底说清楚,然后两不相欠,我一直都不太喜欢跟公子哥打交道的。她身边一直阴魂不散的缠着一个夏家富,一不小心可是一条命的事情啊,我要谨慎。  到电影院的途中,我遇到一件奇怪的事情,我看到杨倩跟一个中年男人在一起,那个背影很是熟悉。我正想过去打招呼,却被人流冲开,一转眼就不见了杨倩和那个男人。  由于急着去见王敏,担心她因为我迟到而闹脾气,到时候就更难说出口要两清了,小孩子心气的谁能摸清呢,唉。  匆匆赶到的时候,电影已经在开幕了。看着电影票的座位号摸到了王敏身边的座位,小妮子正吃着爆米花两眼睁得大大的看着屏幕,根本没心思理会我来了没有。  我偷偷的舒了口气,正欲坐下,王敏刚好掉过头看见了我,她朝我嘻嘻一笑,然后递过来一袋爆米花。我万分的为难,这鸟东西我是好久不碰了,还记得是在读大学的时候跟初恋女友逛电影院时候的历史了。  我记得自己一直对爆米花过敏的,浑身会长满红豆子,所以经过那次后是再也不敢碰这玩意了。王敏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我,我犹豫了半响,还是接了过去,只待呆会她不注意就一股脑的倒到座位下去。  这个电影的名字取得怪,杀手不见血,听名字怪血腥的,可是剧情完全走调。讲的完全是爱情,两个男女卿卿我我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我倒是呵欠连天。  王敏看的津津有味,还不停的跟我探讨:“你看这个男主角是不是很帅气啊,我可喜欢看他电影了,就是女主角没选得好,不配他,唉真可惜。”  末了还丢两个爆米花到小嘴里狠狠的咬几下,那叫一个清脆,我的心都咯噔了下,敢情是拿爆米花比作女主角来咬。  我不能苟同她的想法,男主哪里帅了?不就是穿的好看点,仗着自己的爸爸是亿万富翁到处勾搭,自己可比他好一万倍,真不知道这小妮子脑子里怎么想的,面前这么优秀的男人弃之不顾,反而对电影里的虚拟人物念念不忘。  这时我是完全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一径的忿忿不平的想着。王敏看的兴起突然打叫一声:“抽她两耳光,快抽。”我赶忙睁开半眯着的眼睛,原来是第三者插足,女主受欺负,男主发现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后座的人可不干了,纷纷说:“你这女孩子看就看,嚷嚷个什么劲?你这样叫来叫去,我们可怎么看电影啊?讲点文明道德成不?”这话说的有点重了,王敏只不过是叫了一小声嘛,我反射性的转过头去看后面何方人物。  突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是杨倩?她正坐在离我大概四五排的距离,她旁边的男人被前面的人头挡住了,我看不大清楚。她居然跟别的男人一起出来看电影?原来最近她总是神出鬼没的都在捣鼓这个啊,我心里很气。  我真想现在就站起来,走到杨倩面前好好质问她一翻,可是质问她什么呢?见异思迁?水性杨花?可我们有没给过彼此什么承诺,她还是她,我没有任何的资格干涉她的私生活,我这会是闷得难受。  王敏可不管我心里在想什么,兴高采烈的举着爆米花让我吃,因为我手里的袋子早就空了,全被我倒到地上喂土地公去了。  我没有伸手去拿,心里正郁闷着呢,王敏毫不知情的用小手拿起一颗爆米花递过来我嘴边:“吃嘛,可香了!”我觉得很烦,就一手推开了。王敏愣了一会,突然站起来,然后把爆米花往我身上一放,就往电影院门口走去。  我也急忙跟了过去,王敏走的很快,我经过杨倩那排座位时,看到杨倩故意扭开头去不知道是不是看见了我。她旁边的男人倒是侧过头来无意的看了我一眼,这一眼令我心里猛地一震:居然是他,那个上次在监狱里威胁我的人!  他就是滨海市委书记的秘书,好像是叫莫秘书,只是不知道他怎么跟杨倩走在了一起?难道说杨倩真看上他了?能一起看电影的程度了,应该不是工作伙伴关系了吧,我恨不得现在就揪起杨倩来问个清楚。  王敏已经走远了,杨倩此时身边又有莫秘书,她好像也不像现在就跟我相认。我也怀疑是另有隐情,于是我急匆匆的尾随王敏而去,杨倩的事晚点再说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