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才继续说:“有一晚我起来喝水经过书房,听到我爸爸跟王副市长在谈话,还提到了夏敬天的名字,他们好像说他一直有参与地下钱庄还弄什么洗黑钱之类,只可惜没证据起诉他,我后来担心他们看到我,就没有继续听下去了。”  “你说这样的人还不够坏么?堂堂一个百姓父母官,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还不够卑鄙无耻么?”张一顺越说越气愤,我听了则心里猛然一震。  我以为这个夏敬天最多收受红包,贪污点钱,甚或吃喝嫖赌样样来,可没想居然还参与地下钱庄洗黑钱。我真是小看他了,这样一个大蛀虫活在老百姓头上作威作福,是个有血性的男人都看不下去。  我终于能体会王敏说起她爸爸时那种无奈的心情,她受了委屈给人侮辱了还不敢回手。她是在顾忌她爸爸,不想让爸爸再跟这样的人冲突,一个丧尽天良的人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心里乱糟糟的,有一种想要发泄却又发泄不出来的情绪。我只好一杯杯的灌酒下肚,想让自己变麻木点,只要神经麻木了,一切就都可以视而不见了。  在我昏睡过去之前,我隐约看到了一个天使的脸孔,她朝我微笑着,招手让我过去,于是我真的过去了,结果挨了一巴掌,因为我的头使劲蹭着天使高耸的胸部。  我眼冒金花头昏昏沉沉的,挨了一巴掌也没多大感觉,继续蹭着,真舒服啊,还要蹭,结果天使又笑了,我也笑了,然后沉沉睡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居然是第二天早上了,我头还是疼得厉害,抬眼一看,面前俏生生站立着一个佳人,不是王敏么?我猛然想起昨晚的事,难道是王敏把我们送回了家?  我迅速的大量了下周围的环境,第一眼醒来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还真是不适应,所以看清楚周遭的环境和人物是首要的。我发现不是在自己家里,这里布置的很干净整洁,而且古董颇多,难道是在王敏家里?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自个不小心进了滨海市副市长的家,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当做贼轰出去呢。  “你想什么呢?还不谢谢我这个救命恩人,要不是我,昨晚你和张一顺就等着被酒吧老板卖个肉贩子做人肉叉烧包吧,哈哈。”王敏得意的笑着。  “昨晚真是你送我们回来的?那张一顺呢?”我发现这小子不在,难道他有这个福气睡在王敏的香闺里?我就只能窝在沙发上一晚?我偷偷拿眼往王敏的卧室瞄去,半敞开的门,###的颜色,应该是了吧。  王敏打了我一记头:“看啥呢,想做贼啊,我昨晚就把张一顺送回家了,他家我知道,常去窜门,你家在何方我哪知道啊,又不能把你丢在外面不管,所以,就带回家了,幸好我爸妈这几天因为老家有点事,都不在,要不我还真不敢带你回家的。”  王敏絮叨了半天看,我彻底放心了,原来副市长和夫人都不在家,丑媳妇虽然总要见公婆的,但我们也并不是那种关系,所以一个小市民突然见到一直敬仰的偶像时该是什么心情,我可全体验到了。  正当我准备起身去梳洗下自己的颜面,突然听到大门吱呀一声开了,我已经来不及回避,心想只要不是王敏的爸妈谁来我都不怕。  可事情往往都是反面的,也就是说怕什么来什么的那种,王敏的爸妈噌的一下冒了出来。我真怀疑是地下冒出来的,要不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正当我琢磨着她们从哪里出来时,王敏也从里屋出来了。  “爸妈?你们怎么提早回来了?”王敏似乎也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但是惊喜绝对多过惊讶,大概这个时候她完全忘了旁边还有一个我,要是让她爸妈看到有一个陌生男人在家里出现,这个后果她想到了就惊喜不起来了。  “敏敏,这位是谁?”王敏的爸爸朝我点了点头,然后问王敏。  我其实在他们进来时就已经很乖的叫了“伯父伯母”这个伟大的代名词了,这次没有叫错,我倒情愿是自己叫错了。  王敏仿佛才看到我:“哦,这是我朋友,秦天穷,他刚过来找我出去玩。”真是撒谎不脸红,估计小妮子的乖都是装出来的。  我还沉浸在见到副市长的震惊中,王副市长长的慈眉善目,一看就是尊者的样貌,所谓相由心生,这个男人一定不简单,我心里暗暗的想。  “呵呵,那你们坐吧,我洗点水果来吃。”王敏的妈妈是一个中年美妇,很恬静的样子,王敏一点都没传承到她妈妈的精髓。  “恩,谢谢伯母!”  “坐吧,瞧你小嘴甜的。”王敏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后拉我坐下。  “小秦,是第一次到家里来玩吧?”王副市长坐在我对面,面带笑容的看着我。  我有点小紧张,然后拘谨的说:“是的,我跟敏敏也才认识一段日子。”  “呵呵我这孩子,鬼精灵一个,你多担待点啊。”  “敏敏很可爱,跟她一起我也觉得年轻起来。”  “你在哪里做事呢?”做父母的似乎都比较关心自己孩子结交的朋友是否正派,所以一般都从家庭和工作着手,我能理解。  “我在龙华集团上班,现在市场销售部做事。”我毕恭毕敬的回答。  “龙华集团?前不久杨董事长意外去世了,现在时他女儿即位董事长一职吧?”王副市长沉吟了一会问道。  真是没想到堂堂一个副市长居然也知道这些小道消息,其实是我错了,龙华集团可是影响着整个滨海市的经济命脉,而且一直是政府大力扶持的项目,所以大家对于龙华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是不会放过的。  我点了点头,王副市长继续说:“可惜了杨董事长这么一个杰出的商人啊,不禁品德好,而且被誉为商界的经商奇才,真是可惜了,谋害他的人还没抓到么?”  我摇了摇头:“警察一直在追查,但还没有任何消息,歹徒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恩,那也要继续追查下去,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白白枉死,不能这么轻视人命。”我继续点头认可王副市长的话,心里已经把他看做了一个绝好的百姓父母官。  经过跟王副市长的一翻交谈,更坚定了我认为他是一个绝好的人的想法。这样的一个百姓父母官,我们当然放心,只可惜了一直被夏敬天压着,如果哪天他当上了市长就好了。  最近的事情太多了,一时之间觉得有些烦躁,于是便想能放松下心情,去哪里旅游度假一回。  我首先想到的是海南,这个我与杨倩曾经单独度过一晚的地方,就是在这里我发现了杨倩是我一直素未谋面的短信来往的好友。  我在中午吃饭时跟杨微提了这个事,想说跟她一起去旅游放松下心情,可她居然告诉了杨倩,所以这趟原本计划的二人旅行就变成了三人行。  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只希望不要变成三人行必有哭咽就好了。  我们的目的地还是海南,这个天气去海南是最好的,可以游泳,烧烤,漂流,捡贝壳,能玩的是在太多了,我心里还是挺期待这次能与二姐妹发生点不一样的故事的。  一路上杨倩话很多,一改往日在公司上班不苟言笑的表情,居然破天荒的唱起了小曲。虽然唱得不怎样,但配上她妩媚靓丽的样貌和丰满高挑的身材还是挺养眼的。  杨微则一直很安静,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她一直若有所失的表情让我感觉很怪异,好像她身上一直压着一幅重担,不得解脱一办,我下决心要让杨微开怀大笑起来。  结果我们就因为抢座位发生了一件啼笑皆非的事情。一般的长途汽车票是凭票入座的,我们乘坐的这辆却是可以任意坐,所以我们理所当然的在前面几排就座了。  杨倩本欲跟杨微一起坐,但丫的典型的色女型,她瞄到了隔坐坐着一个留着rain式发型的帅哥,这个帅哥不仅帅气还特别嗜睡,几乎是挨着靠窗边的座位就开始闭目养神。  杨倩看对眼了,然后把杨微往我身边一推,就往帅哥旁边坐下去。无奈何她在座位上怎么折腾,人家帅哥硬是瞟都不瞟她一眼,继续闭目养神也。杨倩没有想到自己的魅力突然间就大打折扣了,又见我们一脸兴味盎然的看着,自然不能丢脸于人前。  于是,她银牙一咬,豁出去了,居然装作要开车窗门,把高耸的胸部故意往人家身上蹭去。我看的心里直冒冷汗,杨微则张大了小嘴,看呆了,杨微太可爱了,我忍不住在她小嘴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她马上就脸红了。  杨倩正在努力的挑逗身旁的大帅哥,自然没空关注我们这边,大概又过了三十秒钟,大帅哥终于有点反应了,他缓慢的张开浓浓的睫毛,然后一脸无辜的表情,说:“姐姐,你累不累啊?运动了这么久,喝口水吧。”  汗滴滴,一口标准的北京话,字正腔圆,更要命的是,银铃般入耳的声音,这哪里是帅哥,明显是一位俏娇娘。这回杨倩糗大了,我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起来,特别是看到杨倩目瞪口呆的表情,更是忍俊不禁,太好笑了,哈哈。  杨微先是一愣,接着也笑的直不起腰,这厢杨倩跟小姑娘大眼瞪大眼的瞪了半响,然后两手一捂脸,索性背过身去,装睡。人家小姑娘还好心的手里拿着一瓶刚开封的水举在那里。  以后每每想到这一幕,我都会忍不住想笑,何时看过杨倩这么吃瘪的模样啊,哈哈。  这一路上,杨倩都像病怏怏一样,人家小姑娘倒活跃的很,一改上车时的困顿安静,一路上叽叽喳喳个不停。我都被问烦了,本来对小女孩子就没多大兴趣,反倒是杨微耐心的很,一一为其解答。  晃了一整晚,好不容易到了海南,我轻车熟路的找到预订的酒店下榻。预定了两间房,一间给杨微和杨倩,一间我住,我当然更想跟她们一起三人挤一挤的,可惜没机会,人家酒店不吝惜这几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