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叫米拉,是从北京来的,也是来海南旅游。一个人初次出门,刚开始坐车晕车,所以一上车就睡着了,没想到后来发生这么有趣的事,所以我们现在也算是半熟悉了。  由于现在是旅游的季节,所以如果不预订房间根本就很难住到比较好的酒店,小姑娘不懂行情,没有提前预订,她拖着行李可怜兮兮的看着杨微。这里面就属杨微心肠最软,所以很快就答应跟她和杨倩三人挤一挤。  杨倩因为车上的事情,一脸的不高兴,但看杨微坚持,便也无奈的答应了。  我还是一个人一间,唉,怎么就没有人愿意跟我挤一挤呢,我是很乐意的。  酒店的床很软,我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然后鬼使神差的上了网挂了qq,突然一个头像闪了闪,哈哈,有人找我聊天了。  我很是兴奋的点开,丁香鱼?什么时候加的这人啊,我莫名其妙的想。  “你好啊,在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无聊啊:“睡不着,你呢?”  “我也睡不着,要不我们出来聊聊?”  天出来聊聊?吓死人,不是狐妖吧,都说狐妖是晚上出来魅惑男人然后吸取精华得道成仙的。我感觉自己想象力挺丰富的,适合去当编剧。  “我在海南的某个酒店里,你在哪?我们怎么出来聊?”  “你真不记得我了?我也在海南的酒店里啊,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外面的凉亭里见面?”  汗,不会吧,这么熟悉,而且还这么凑巧的在同一个地方的同一个酒店?难道是熟悉的人?跟踪我来到海南?我有仔细的查看了她的资料和空间,丫的,居然锁住了,还让不让人看了,锁起来这么没道德的事也做。  我骂归骂,但还是很好奇的,于是打了个色迷迷流口水的表情过去:“你美吗?不美我可不见,怕吓得更睡不着了。”  “放心吧,一定美的让你想入非非,怎么样,答应了么?”丫的还挺自信,那就见一见吧,反正也无聊,说不定还有艳遇呢。  我快速的回复了过去,答应呆会就下去见面。鉴于是第一次见网友,所以还特意洗了个澡,把头发吹出一个自认为帅气的发型,再次端详了一会自己,觉得无可挑剔了,打个响指吹着口哨下去会美女去也。  到了凉亭,早有一女窈窕的身材,披肩卷发袅袅婷婷的立在那里,真是光看背影都觉得一定是个美人。我高兴的走过去,正欲举起手来打招呼,突然她转过了身,我一看,呆住了,杨倩?搞什么鬼啊。  看着我呆张嘴的模样,她也不可遏制的捂着嘴大笑起来。我算是吃瘪了一回,敢情她这是报车上我嘲笑她的一箭之仇呢。都说女人小气,说的尤其是像杨倩这类女人。  “哈哈,秦天穷,你,你笑死我了,你是不是还期待今天晚上有一场惊天动地的艳遇呢?居然连本小姐的庐山真面目都不识得,真是色心未泯啊,真可惜了。”杨倩得理不饶人的继续嘲笑我。  我也恼了,看着眼前的红红的小嘴一张一合,忍不住就一把搂过来然后狠狠的亲了上去。杨倩回应的很快,估计也是久未逢雨露,很快的就两腿无力,只能紧紧的攀附在我身上。  我感觉心里火烧的厉害,于是在她耳边悄悄说:“我们去楼上,恩?”杨倩娇羞的点了点头,任由我搂着往我的房间走去。  第二天,杨倩提议要去烧烤,海边多的是新鲜打捞上来的肥美大鱼,还有龙虾,扇贝和螃蟹什么的。对于肉类我是来者不拒,更何况是鲜美的烤鱼啊。  我们先去超市采购了一些酱料和烧烤的调料,还买了几箱冰冻的啤酒。米拉才十八岁,我们不让她喝啤酒,就给她拿了几瓶果汁。这丫头还老大的不情愿,说我们限制她玩乐的自由。  也不想想要不是我们昨晚收留她,她还能这么神清气爽的站在这里跟我这个直打哈欠的人辩论么。唉,昨晚一翻苦战,爽是非常爽,可两腿也软的无力,幸好不要去做苦力活。  杨微在旁只是微微的笑,真是惹人怜爱,也不知道昨晚的事她知道多少,我悄悄了瞟了一眼杨微,她仿若没看见,继续看着远处的大海发呆。等一切采购齐全后,杨倩高喊一声:“出发咯,烧烤去!”  我刚才说庆幸不用做苦力活,才发现机会就来了。原来海边烧烤不像在专门的烧烤场所有桌子铁架子铁网什么的,这里除了沙子还是沙子,地洞需要自己挖,支架需要自己搭建。  我遥望了下海滩,发现在这里烧烤的实在没几个,估计都懒得自个去挖洞。我正想放弃的时候,杨倩看出了我的意图,在我胳膊上轮了一拳:“这么没出息,还没开始呢,就放弃了啊?”  “是啊,秦哥哥真没用,连挖个地洞都不行,不像个男人。”米拉也在一般凑热闹的帮着羞羞我。  杨微还是笑着看着这一切,我突然不想在她面前丢脸,于是牙一咬,跟旁边的打船渔夫借了把铲子,然后一铲铲的往外抛挖好的沙土。  还只挖了十几铲子,我就已经双手无力,双腿发软了,这个双腿是一早就开始发软的,双手则是因为拿铲子铲沙土弄的。这个沙土还真结实,以为上面软软的一层,地下比那黄泥还坚硬。  奶奶的,吃个烧烤真是不容易,可看着二个那人外加一个女孩希冀的眼神,我怎么都要挖个洞出来。不就挖个洞么,有多难,看我的,我朝两手吐了一口吐沫,然后互相搓一搓,又重新抡起了铲子。  “秦哥哥,你吐沫如果不够了,我这里有,我刚喝了很多水,所以吐沫很多,要的话你就说一声啊。”瞄了很热情的凑上来跟我说。  我恨不得把手中的铲子朝这个小丫头片子抡下去。丫的,就会说风凉话:“闪一边去,铲子可不长眼,小丫头”我低低的喝道。  米拉哈哈一笑,然后跳开去捡贝壳了。杨倩也笑不可支的走开了,剩下可爱的杨微陪着我一起挖。虽然杨微并没有出力,可她时不时的帮我擦掉额头上的汗滴,她在身旁的这股动力让我很快就完成了手中的工作。  一个又圆又大的洞就呈现在我们眼前,我飞快的丢掉了手中的铲子,然后把买来的新鲜剥好的一整只鸡用锡纸包好,鸡是早就洗好腌好了调料的,所以包好就可以放到洞里去烤了。  然后我又各样包了一点,都丢到了洞里面,接着盖上沙土,然后在上面架起了两个铁架子,放了一根竖着的铁棍,简单的烧烤工具就搭建好了。  杨微帮着我做完这一切,杨倩和米拉估计也玩累了,都跑了过来,眼巴巴的等着吃美味的烧烤食物。我故意慢条斯理的起火,然后让熊熊的火苗燃烧了一会了,等油烟过去,才把烧烤的食材放到了铁棍子上窜起来。  大火烤的野味滋滋作响,一滴滴的油打在火苗上,烧得更旺了。一会,鸡翅膀和鸡腿,鱼都烤熟了,我们这一顿吃的可够丰盛,又是啤酒又是饮料。  最值得一提的是洞里的叫花鸡,锡纸一揭开,那层香味阵阵,连远在几十步开外玩耍的人群都忍不住侧目凝视我们这边。看着三女崇拜的眼神,我真是如夏天喝了冰啤一样爽心悦目啊。  吃完了鸡,又消灭了一箱啤酒后,我们个个都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迈不开步,也起不了身,然后各自看着,都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杨微也笑的很甜,仿佛什么烦心事都放开了,人都是这样,即使再郁闷的时候,只要找到一个适当的机会发泄完,就什么都好了。但如果一直找不到,那就会淤积成病的。  我很庆幸这次提议出来旅游是对的,米拉喝了几瓶啤酒后,脸红的跟个猴子屁股一般,很是可爱,她说头晕,于是我们便送她回去睡觉。然后我们三人决定去漂流。  听说漂流很好玩,但一直没有亲身经历过,那种好像放逐的心情,是最能体现大自然的美的。我们报名参加了一个二小时旅程的漂流,是三人一组,杨微有点怕水,本来说不去的,我硬拉着她上了竹筏。  既然出来玩了,就应该放开什么都不要去想,只要不是涉及到生死的事情都可以放开,只是我没有想到这次差点九死一生。  我们三人都没有过漂流的经验,但漂流本身就简单,字面意思就是随波逐流,只是我们漂着漂着就不见了大部队,然后不知怎的就单单我们一个竹筏漂在了水上。  周围的景物煞是迷人,也冲减了我们心里的少许不安,在大城市很难看得到这么美的景物的,我们都着迷了。然后杨倩提议划拳比赛,这个是我的强项,只可惜在水上没什么赌注,于是便提议输的人要脱掉一件衣服。  杨微是不肯参加的,我们便随她去了,刚开始杨倩赢了几把,可惜我穿的是衬衣,只解掉了我几颗扣子。后面都是杨倩一直在输,她也很狡猾,什么脱橡皮筋,耳环之类都算作脱了一件衣服。  我无奈的笑着摇头,只要她不说扯下一根头发当脱掉一件衣服,我总会让她输的只剩内裤的。正当我们奋力想脱掉对方的衣服时,杨微突然大叫了一声,她指着前面手指都再发抖。  我也急忙站起来一看,不远处居然是一个瀑布,也就是说我们这个竹筏一旦漂了下去估计连尸首都捞不着。怎么办?我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这可是活生生三条人命啊,第一意识到原来生与死就再一线之间。  杨倩急得团团转,她说要不我们跳下去?我看了看周围,即使真的跳下去了,可水流湍急杨微又不识水性,估计总有人会被冲下去的,不能跳。  我看到手中拿着杨倩的脱下来的衣服,突然灵机一动,我冲着她们两个喊道:“脱衣服,快点脱,一间都不要留,不对,可以留一条内裤。”  两女显然被我着急的语气及我说出的话惊呆了,只呆呆的看着我,不知作何反应。天杀的,想到哪里去了,果然是两个色女,这个时候了还在想些无关紧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