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两听完后,都一脸的茫然,不止他们,就是我到现在都也快忘记那个人的声音了,毕竟只有短短的几句话,能听出什么来呢?  我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解释了一遍,她们这才明白,然后余婷说:“我们不能打草惊蛇,这个录音不能公布给警察局,说不定这里都有他们的内鬼。我一直觉得奇怪的是,丁亮,上次我们抓的那个犯人,居然莫名其妙的就死在监狱里了,虽然警医说是犯人自杀,但我总感觉有别的原因,你说是不是有人想杀人灭口啊?”  我一听也是一惊,龙一死了?而且还是死在监狱里。这个消息真是太震撼了,到了警察局监狱里的犯人居然都莫名其妙的自杀了,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现在连警察都不可以相信么?  我现在也非常肯定警察局监狱里一定有外面的内鬼,只是这个人的爪牙居然伸到了警察局里面,我真没有想到。  丁亮和余婷两人的面部表情都非常的凝重,我深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我试着说:“余婷,你说警察局里面是有内鬼么?那你爸爸知道这个事情么?”  “我爸爸也跟我提到过,他怀疑手下有人收受了贿赂,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而已。最近市里改革,我爸爸也是头疼的很,削了我爸爸很多方面的权利。爸爸说夏敬天可能是想拿他开刀了。”  我听完又是一惊,没想到夏敬天居然盯上了警察局局长。难道他是想把警察局也揽到自己旗下,前面说他洗黑钱涉及地下钱庄什么的看来都不是凭空编造的,如若不是,那为何他要急着把警察局招揽过来呢。  我跟余婷说:“那个182开头的十一位电话数字一直没有通话记录么?”  余婷摇了摇头:“我一直都有紧盯着,可是对方好像一直都没有开机,但也没有停机,我想机会还是有的,我们再耐心等待一段时间。”  也只好这么办了,这个是唯一的线索了,我们现在好像走到了绝境,对方仿佛能摸清我们的下一步要做什么,所以往往抢先一步掐断了我们的防线。  “那个录音,我们也只能秘密追查,一定不要打草惊蛇。”丁亮说道。  我也赞同的点了点头,我现在其实已经有一个怀疑对象了。那次擂台的暗室里听到的有点熟悉的声音,我突然想起来那个人居然是莫秘书,跟我在警察局问讯室里有一面之缘的人。而后在电影院跟杨倩一起,就是他了,他的声音跟擂台室里的人的声音很像,如果照这个线索顺藤摸瓜下去,也难保夏敬天没有涉及到。  一个区区的市长秘书权利再通天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先是跟龙华集团二股东勾结,而后收买擂台黑市的人为己所用,利用他们来洗黑钱给自己谋利。警察局抓到的人也可以让其不明不白的死亡。  这所有的证据都有力的指向了一个方向,夏敬天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说不定那个182开头的电话号码都有可能是夏敬天拥有的。只是我现在未见其人,所以不知道说话的是不是他。  我在心里暗暗的有了决定,于是便跟余婷和丁亮告别出来。  这厢杨小漫来电话,说晚上一起去吃自助餐,宝宝一直闹腾的厉害,不肯在家里呆着。我想到儿子,嘴角就禁不住勾出满意的笑容。  自助餐里的儿童都很多,老板还很细心的设置了一个游乐场所供小朋友们玩。可小不点太小,不能独自放任他一个人去玩,所以要有个大人陪着,当然这个任务就落在我身上了。  三女把小孩丢给我后,就逃之夭夭了,特别是小漫临走时的眼神带着悲悯,仿佛我是要去献给观音的祭品。  我抱着宝宝把他放在了滑梯上,然后扶着他的小腰,顺着滑梯往下滑。宝宝玩的很开心,还学旁边的哥哥姐姐们拍手欢呼,这小家伙真懂事。  “咦,秦天穷?”没想到又见白云,她也带着儿子来吃自助餐。我也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真巧,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我笑着说。  “是啊,这个是你亲戚么?真帅气的宝宝啊。”白云捏了一把宝宝的小脸然后笑着说,怎么每个女人都喜欢捏宝宝的脸蛋啊,这样长期以往,宝宝的脸不会肿起来吧,我不甘心的想。  “哦,这是我儿子,宝宝,叫阿姨,来,阿姨。”我哄宝宝叫白云,平时他在家里可是一口一个“一一”叫的那是一个甜啊。  我没想到白云听了我的话,居然震惊的连她儿子叫她都没反映。我赶忙也冲她面前挥挥手:“你怎么了?你宝宝叫你呢。”  “哦,是么,不好意思,刚走神了!”白云弯下腰去抚了抚儿子的头发,然后温柔的问道,“齐齐,怎么了?”  “妈妈,我想玩滑梯。”她儿子指着我儿子玩的滑梯也想玩。  我禁不住一笑,然后抱起了我儿子站在一边,让她的儿子进来玩,小家伙还不肯出来,嘴里直嚷嚷,后面看反抗无效,索性小嘴一张,大哭大闹起来。  这厢我手忙脚乱的哄着我儿子,白云也加入了哄他的阵列,可都无效,就是嚷嚷着“妈妈”,这家伙原来是想他妈妈了。  杨小漫也赶忙跑了过来,大概是听到小家伙的哭声了,母子连心,说的就是这个理。  “宝宝,宝宝怎么了?”杨小漫紧跑过来后把儿子搂在怀里,心疼的摸了好一会,直到宝宝赖在她怀里睡着了,才转过头看我:“刚宝宝怎么了?一个大男人都看不好一个小孩子,看你以后跟我抢着抱宝宝。”  杨小漫半开玩笑的话我是没在意,可白云仿佛清醒了过来看,她默默的看了看我,有看看杨小漫。接着杨倩和杨微都跑过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的女人都集合到一块了,我扶着额头叹道。  “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刚白云看你的眼神可不简单。”杨倩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本想把这件事当没发生过,可看着她热烈的眼神还有另外二女怀疑的样子,我只好招供。  我把整件事都跟她们交代了,当她们听到到二股东对白云要挟最后我帮了她的事,都义愤填膺的。  “这死色鬼,我早看他不顺眼了,上次他约我出去喝咖啡,我就发现他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幸好他后来没对我做什么,要不他的命根子我都给他废了。如果换做我是白云,他休想这么威胁我。”杨倩气哄哄的说道。  天,有这么咒自己亲生父亲的女儿么?杨倩尚不知情,可已经对二股东是很唾弃了,看来二股东想拉拢杨倩的意图估计难以得逞,我也不点破,任由事情继续发展下去。  我们一行四人加一个小孩回到了家里,开始为今天怎么睡觉而感到为难,四个大人一个小孩窝在这个两房一厅里确实挤了一点。  我们不是没想过搬到大一点的房子里住,可是第一搬家也很麻烦,这里离公司又比较近。另外杨倩和杨微对这里有了感情,也舍不得搬。  于是最后决定我跟杨倩和杨微住一屋,杨小漫带着宝宝住一屋。之所以这么安排也是因为杨倩坚持不跟宝宝睡一房,自打她那件香奈儿被宝宝抓烂后,她就不让宝宝碰她的衣服和化妆品之类的高档货了。  宝宝也很奇怪,她既不抓杨微的,也不抓他妈妈的,就偏偏欺负杨倩。本来我跟宝宝小漫睡一屋也可以的,但小漫说我打呼噜担心吵得宝宝睡不好觉,而且我睡姿不好,担心压到宝宝。  我倒是不担心这些,就关心跟小漫激情时被宝宝看到那可影响少儿心理健康啊,虽然也不知道宝宝现在看不看得懂,还是谨慎点为妙。  对于现在这样的安排我肯定是满意的,能跟杨氏二女同床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现在居然美梦成真了,我都有点不相信是真的。所以要好好的感谢我的好儿子,忍不住又抱着儿子狠狠的亲了几口。  “好了,好了,快去睡觉吧,别让微微和倩倩等急了。”杨小漫真调皮,暧昧的话说出口了,还朝我抛了媚眼。  “你舍不得我啊,要不,咱一起去?”我搂着小漫柔软的细腰,在她的胸部上###着。她忍不住的###出声,“讨厌,快去,儿子还没睡呢。”  我哈哈一笑,然后朝杨氏二女的房间走去。  这天,我把王敏叫到外面见面,她问我什么事情,我只说是急事,见了面再谈。她匆匆的赶过来,小脸因急跑显得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秦哥哥,你找我怎么不到我家去?”王敏一直在纠结我为何不上她家玩。  汗滴滴,她的妈妈可是已经跟我发出过严重警告了,我还敢去她家啊,这次要不是有事相求,我也不会找她见面了。  “呵呵,这里说也是一样的,到你家里,有伯母在,还拘束些。”我打哈哈道。  “说的也是,我妈妈最喜欢干涉我的事了,每次来个朋友都要盘问个半天。哈哈,秦哥哥,你可是怕了我妈妈了?”王敏笑的很可爱。  “谈不上怕吧,该有的尊敬是必要的,对了,你爸爸好些了么?”  “嗯好很多了,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听妈妈说,他这个星期就可以上班去了。”  “那就好,哥哥问你一事啊,你不要告诉别人哦。”我一脸严肃的对王敏说道。  “好的,我一定谁都不告诉,你说,什么事?”王敏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也严肃起来。  “我想弄到市长的声音录音,你能帮我忙么?”我急切的看着她,这可是我唯一的线索了。  王敏听了,傻了眼:“这个,你要这个做什么呢?”  “你别管这些,只说能不能帮我拿到吧,我急着要,只可惜我见不到市长本人,不然我自己弄了。”我一脸的焦急。  王敏终于答应了,她最后还不放心的问我:“秦哥哥,你不会做犯法的事情吧?”  看着她认真的神情,我忍俊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绝对不犯法,相反,哥哥还是在做正义的事情呢。”  “嗯,这就好。”王敏的脸又红了,然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高兴的离去。